“风火轮”师徒 - 中电建安徽长九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

服务热线:0566-3389228

微信 手机站 oa办公 邮箱 微信二维码 手机二维码
1

“风火轮”师徒

“风火轮”师徒

来源:矿山作者:文/马晓康、袁志平,图/宋洁发布日期:2019-11-27字体大小:【 浏览次数:386

铁鞋踏破路还长,测量仪器肩上扛!

晴天烈日照身上,雨天脚印串成行!

长九项目的打油诗如同儿时街头巷尾传唱的儿歌,简单却能深入人心。今天的打油诗向我们介绍了奋战在矿山最前线的一个团体——测量人。而工程局2018-2019年度的一队“明星师徒”:师父李海峰、徒弟张飞,正是长九测量人。

师父李海峰,2015年参加工作,现任长九项目测量队副队长。徒弟张飞,2018年参加工作,自然也是任职于长九项目测量队


段子手师父


李海峰个子不高,16出头,日常谈吐风趣,见闻广博,讲段子可以说是项目一绝,于是同事们都叫他海峰老师。很多其他单位的员工或者是新来的同事不认识海峰老师本人,但却在茶余饭后间接听过他的段子,以至于有一天真正接触都会感叹“哦!原来你就是海峰老师!

寓教于乐一直是教育的一大主题,导师带徒亦是如此。如何将自己积累的经验、知识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传授给徒弟,使之成才,一味的灌输与批评教育肯定是行不通的,海峰老师的带徒的方式无疑别具一格,却事半功倍。

“这对待仪器啊,就跟对待女朋友一样,你对她越是百般呵护,她就越是称心如意,保准让你心猿意马。所以这每天例行的检查、保养都是不能少的,不然你办正事的时候跟你闹小脾气,你这猴急性子怕是要犯错误。”

“测量这一行啊,不好干,辛苦不说还不允许出纰漏。你这测量数据,牵扯到前方作业、后方算量和结算。一旦出错那后宫可就要起火了,这三宫六院几大主任不把我这测量办的门给挤破啊,我牺牲点色相就算了,你怕是就惨了哦。”

“飞飞,我买了点卤菜,晚饭来我宿舍加个餐,我们交个杯,然后深入交流下明早采场测原始地形的事。”

......

海峰老师说:虽然白纸黑字写的是师父,我也30好几了,但我更愿意把他当小兄弟,这样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。比如说他做错了,我要是以领导、师父的身份来批评他,年轻人心高气傲心里不一定接受,平常又处不到一块去,他有什么委屈也不会跟我讲,自然达不到想要的效果。我平常也喜欢开开玩笑,讲讲段子,虽然不能雅俗共赏,但好在浅显易懂,有些道理就这样在平常生活中潜移默化的教给他了,他要是有心,多的也都学去了。


明星徒弟


张飞作为项目部的颜值担当,公认的第一美男,除了日常工作,还参与了长九项目各大宣传视频的拍摄,荧幕上的他虽然汗流浃背,但穿着整洁干净,而工作中的他也就脸还是屏幕上那张脸。

当代年轻人没有不爱买鞋的,张飞自然不例外。但张飞的鞋一般只穿一天,也不是爱漂亮,主要是泥巴糊的太厚,实在没法第二天再穿出来,他宿舍门口常常摆着的泥塑AJ可不是什么艺术品,只是来不及洗罢了。好在有个洗衣机,不然一天一套,有时上午一套下午一套可够忙活的。

有人问他:“你这一天天不累啊?怎么坚持下来的。”

张飞回答:“你这不是废话么,你去试试看累不累,回宿舍洗个澡,沾床就睡,第二天还得早起。刚开始搞测量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我这一天怎么坚持下来的,想向峰哥撂挑子的时候,又想起他每天带着我钻林子爬山,为了不无聊时不时讲两个段子,又还得教我测量知识,下班又还带着我加餐,教我做资料,其实更辛苦是他。你说我能先说不行么?好,峰哥不下班,我就不下班,他去放样,我跟着去帮忙,是很辛苦,但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。一段时间过去,我习惯了峰哥时不时的段子,工作学习之余开开玩笑,原来测量工作也没那么累。”


像风火轮一般


“你往人群里面看,哪个晒得最黑,就是我们测量兄弟了。”

2018年夏季是长九项目的“高峰时期”。烈日下,海峰老师没有了讲段子时的闲淡风轻,走路带风,徒弟张飞紧随其后,小跑才能跟得上。师徒两人就这样背着几十斤重的仪器设备,像是风火轮一样在施工现场来回穿梭。

哪怕是走的再快,几个月下来,李海峰更黑了,张飞也从刚入职时的玉面小生变成了黑色闪光,到现在还没白回来。

“我得感谢飞飞,那段时间太忙了,心浮气躁,说话做事可能没顾得上他的感受,每天5点多起床,天气再热,也坚持和我去现场放点,他从未缺席,我一个人的话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我带着他不假,但反过来说他带着我也是可以的,像是一对风火轮,少一只就飞不稳了。”

最辛苦的那段时间,师徒俩走过来了,可以说是相互支撑,共同成长,两人亦师亦友,师父尽责,徒弟认真,成了师徒中的榜样。

前些天,公司新中标拉哇sbf266站格茸沟sbf277混凝土工程项目,张飞独自一人坐上了前往新项目的飞机。徒弟已经能独自撑起一片天空了,海峰老师更加忙碌了,只是时不时念叨着“飞飞走了,怪不习惯的......


(编辑:吴佐友)
返回顶部

皖公网安备 34170202000338号